關於部落格
木工
  • 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江河水(十)

  杜衛東 周新京   長篇小說   杜衛東 周新京著   《江河水》是一部長達七十三萬言的鴻篇巨制,他以東江港的改革為主線,以一起文物走私商業間諜案為副線,通過跌宕起伏的情節,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,呼喚著時下文學作品中久違的英雄情結。整部作品構思縝密,氣勢恢宏。全書以名曲“江河水”穿插其間,猶如一部感人至深的交響樂,分為四個樂章:沉船、開工、抗命、起飛,由於篇幅所限,特選取第四部“起飛”以饗讀者。   丁伯有意說些讓丁薇薇開心的話:“薇薇,你讓喬婷帶回來的那隻青花五龍梅瓶真是件難得的好物件,一千萬人民幣,物有所值!我像你這個年齡,眼力可沒你這麼準,魄力也沒你這麼大。”   “還不是叔叔教誨有方。”丁薇薇淡淡笑著,她也明白叔叔心思,尤其他嘴裡的“魄力”二字,更似另有所指。她索性把話挑明,“叔叔,我這次去東江才知道,依娜對我們隱瞞了很多事情,她說的那個秦海濤,就是黃元昌的外孫、黃敬業的外甥,大陸警方懷疑他與依娜合伙走私文物,已列為大案。幸虧我那個老戰友在東江港主政,我在銅佛寺碰巧遇上此人,否則的話,貿然和他接觸,後果可就嚴重了!”   “哦,有這事?”丁伯濃白的雙眉緊鎖起來,“依娜在大陸做過文物走私的勾當,這可出乎我們意料。”   丁薇薇也是雙眉緊鎖:“依娜真要是在大陸走私過文物,事情倒簡單了。我調查過了,依娜也好,秦海濤也好,還有琊山煤礦一個叫趙達夫的副礦長……”說到這裡,丁薇薇有意頓了頓,看看叔叔的反應,見叔叔面沉如水,才又繼續說,“他們幾個都沒有做過文物方面的生意,大陸警方又是基於什麼懷疑他們走私文物呢?”   丁伯沉吟著:“薇薇,看來問題有可能出在依娜身上……”   丁薇薇點頭道:“我也是這麼想,裕泰號出事後,依娜先到的雲南,然後繞道緬甸去的香港,其間依娜去過黃敬業的古玩店,我懷疑依娜是在黃敬業的古玩店暴露身份的。”   丁伯搖搖頭:“裕泰號不過是一起撞船事故,大陸警方絕無可能出現在雲南。”   丁薇薇道:“當然不可能是大陸警方發現的依娜,也不可能是東江港或琊山煤礦的什麼人在雲南看到過她,裕泰號是一艘渡輪,船上五湖四海哪裡人都有,我翻來覆去琢磨,只有一種可能,就是裕泰號上的某個幸存者,在黃敬業的古玩店里看見了依娜,將消息反饋給東江港,我那個當了多年公安局長的老戰友,由此逆推出依娜和秦海濤合伙走私文物。”   “嗯,你分析得有道理。”丁伯沉思著點點頭,“薇薇,你考慮過沒有,能把這個消息反饋給東江港的人,恐怕不是裕泰號上一個簡簡單單的幸存者,也許是和你那個老戰友很熟悉的一個人。”   丁薇薇和叔叔碰了下酒盃,輕輕吁了口氣:“這個人是誰,我大體已經有數。”在東江和盧茜閑聊時,她知道了劉希婭的事情,也得知她曾到雲南麗江旅游,心中已有了判斷,就轉移了一個話題,目光直視叔叔道,“裕泰號沉船死人太多了,我是真心無法承受,我原本安排依娜上十點鐘那趟船,她為什麼上了裕泰號?裕泰號就一層薄鐵皮,經得住撞嗎?叔叔,我忍了很久了,恕侄女無禮,您為什麼要瞞著我這麼操作?”   裕泰號船沉人亡幾天之後,丁薇薇才偶然從《東江日報》得知。她問過依娜,確認是計劃改變釀成的慘劇,心中十分痛苦糾結,丁薇薇知道必是叔叔操刀,幾次要去質問,或因生意纏身,或怕叔叔震怒,都沒有能張嘴。   丁伯這一刻顯得格外蒼老,他手哆嗦著,將杯中酒一飲而盡,重重地嘆了口氣:“薇薇,你怎麼就不明白叔叔的心?叔叔十五歲從軍,戰場上殺人無數,人頭落地,眼也不會眨一下,老啦老啦,身上就是再背幾條人命,也無所謂了,叔叔這麼做,就是為了不讓你手上沾血。薇薇你聽好了,裕泰號沉船和你沒有任何關係,將來不論發生什麼事,都是叔叔和依娜擔待。”   丁薇薇心頭一震,拿過叔叔酒盃,無言地為他斟上酒,沉默了許久才又說:“叔叔,你以為你這麼做就能讓侄女安心嗎?在東江的時候,我想到銅佛寺拜一拜,有個姑娘說,拜佛一事,心裡有個善字就夠了,我佛慈悲,萬善同歸。我聽了這話如同萬箭穿心,將來即使皈依佛門,也洗不清這一身罪孽。”   丁薇薇吐露的是肺腑之語,對丁伯而言,卻如東風馬耳,他面寒如冰,說道:“薇薇,叔叔是一介武夫,佛門之事一無所知,不過打了半輩子仗,讓叔叔明白了一個道理,佛說不如人說,若要成事,就得橫下一條心,人擋殺人,佛擋殺佛。大惡大善做到極致,便是殊途同歸。” 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江河水(十)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